战争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从古至今有战争便必有牺牲,它是始终不变的法则,由于战争的全过程实际上就是不停地拼杀,坚持到最终的一方则获得了胜利。古代的战争尤其如此,确实就像人间地狱一样。古代打仗记录军功,全靠计算敌军首级,如何防止战士冒功领赏。

为了更好地激励战士们英勇战斗,军内还制定了一系列的军功管理制度,对官兵们而言军功就宛如,学生的成绩一般,军功越高当然奖赏越多,与此同时社会地位也越高。

因此古时候军功就是官兵身份以及社会地位的证明。可是我们知道,战争的情景基本都是那种极其混乱的。

并且因为人很多彼此之间的距离都离得非常近,难以确认究竟谁是谁杀的,那么就造成了一个难题,究竟该如何确认死掉的敌军到底是谁所杀的,如何确认军功?如何防止冒功领赏?

他们的意思是说,秦军战士光着胳膊,右手拿着敌军的人头,左手还带上战俘,她们往往那么做并不是显摆实际上多强,只是回家领赏的。那时候的秦国正是用这些奖励的方法,锻炼出来一支虎狼之师。

“按首立功”这事还得从大秦天下谈起,实际上在战国时期以前的这些日子里,各诸侯王中间战斗,胜利一方,用于统计分析贡献,或显摆武学的作法基本都是割取对手的右耳,该个人行为被称作“馘”,到春秋战国时代,取右耳记军功的作法,在秦国首先被“斩头立功取代,空穴来风就是法家学派巨头商鞅。

商鞅为了鼓励最底层老秦人参军出战杀敌,制定出了一套按军功贡献授爵的管理制度。

在这套管理制度下,就算是个奴仆,还可以根据军功恢复过来身份乃至晋升为“士”,这就是秦汉阶段知名的二十级(初期十八级)军功爵制。

《商君书·境内篇》有言,假如夺得敌军一名“被甲之士”的头,你也就能够得到最低等的官爵“公士”,这就是秦国小兵升职的第一步,与此同时还能获得农田、房屋及其奴仆等物质奖励。

看起来依照“军功爵”晋升仿佛非常容易,杀敌二十个就能晋到最高级别了,但实际上很难。

所谓“甲首”原是“甲士”的人头,这些出租车身旁都是有仆从维护,称作卒。甲士的身份是奴隶主,步卒、徒役的身份是奴仆。

仅有砍翻全部仆从后,再做掉那一个士,获得他的头颅才可以算作有功。这难度系数,打一仗能混上一颗甲士的人头真的不容易了。

官爵的晋升之途是以下往上,难度系数呈指数级增长,一颗甲首能使你从平常人变为公士,不意味着二十颗甲首就能使你裂土封侯,因为这一测算方法做的并不是加减法,只是三次方。

与此同时,除开斩头总数以外,还引进了别的考核标准,《商君书》中有言,一个班长(屯长)领着五个人,一个连长(百将)领着一百个人,战斗的时候,班长、连长不但要保证实际上有一定的斩头,还需要确保精英团队总体的战绩,团队一共要斩33首,仅有这些,班长和连长才可以进爵。

在战士汇报人头这一方面,从云梦秦简中的记述我们可以了解,秦军要报军功时,并不仅仅是想要你只拿着头颅就可以了的。

与此同时务必要有别人的证明。为了避免 同队战士有一定的纠纷案件,还会监督头颅的遗体,还会把头颅示众三天。

一切步骤出来后没有疑惑了,这贡献就坐实就是你的了。这时假如有些人仿冒军功,是要连坐的,并且检举是有奖赏的。

可是假如好像一些相对比较强大的将军们,她们杀敌总数很大,那人头能拿得回来吗?可能是拿不回来的。

因此,之后由于带着头颅麻烦,就渐渐地发展成用鼻部或者是耳朵替代。例如清军阶段,冯子材镇南关之役,就是切掉了好多袋子的法军耳朵。渐渐地之后又转变成军旗,征章等一些相对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东西。

除了虚报人头总数,为了作假,古代士兵还会屠戮贫民,以此来获得军功,这类事儿层出不穷。

之后为了避免 这类问题产生,古时候敌军人头也是有一定条件,首先人头务必到颈部下列,露出喉节,以此来分辨妇儿;次之确保头顶发鬓完善,以此来分辨是不是敌军。

在纪律严明的部队里,人头理论上应该是战争结束后割取,要不然也不大可能产生冒功的问题。阵前割取人头不论是对自己,或者是对部队都太危险了,部队首长必定不可能赞成。

既然不能现场割取头颅,那必定牵涉战争结束后审查的难题,检察官怎样精确分辨哪一个头颅是哪个战士夺得的呢?

秦代又开了个好头,她们有一道程序流程称为暴首”。作战结束之后,战士把自己夺得的头颅先统一上缴,检察官逐一查验,一旦发现有用友军或贫民头颅冒功者,同伍上官及队友连坐论罪。

此方法虽然不能确保百分之百精准,但以古时候的技术水平已经算作最细致严谨的方法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