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剧情讨论之外,开始二创,甚至开始拿着放大镜在电影中找导演李睿珺的亲戚。

这部讲述两个苦命人被亲戚疏离命运多舛的电影,背后却是导演为了省钱,毫无保留的拉着自己的亲戚们集体演出。

雯雯自己从来没有刻意做出 断亲 的行为,但现状确实是与一部分亲戚是 完全断联 的状态。

对于雯雯这样的 95 后来说,朋友是长大后可以选择的家人,亲戚也是可以选择的。

从大学毕业到外地工作之后乘淇才发现,真正脱离了一大堆亲戚的生活圈后,闲言碎语以及鸡毛蒜皮的小事统统消失了,生活变得更自在。

偶尔与朋友相聚、不用特意费力维护的邻里关系、热情的驿站老板,就连上下班遇到的门卫大爷都比亲戚来得更亲切。

肉眼可见的是,随着生活结构的改变,亲戚的概念在年轻人的眼中开始变得 模糊 ,相对于朝夕相处的同学、朋友、同事,亲戚似乎更像是邻居一般的存在。

亲戚概念逐渐淡漠,亲缘关系黏性几乎丧失,对现存亲戚之间的互动几乎失去兴趣。

现在的年轻一代,特别是 00 后 年轻一代,对于和亲戚的来往根本都没有什么概念,成为 陌生但有关系的人 。

当代中国的家庭结构、居住形态、社会资本、情感需求、生活方式等变迁,改变并催生了新一代青年群体的亲戚关系认知方式。

打开短视频品牌,社交网站,我们搜索 亲戚 ,网友们关心的话题都是亲戚找我借钱 亲戚道德绑架 亲戚的冷嘲热讽……的负面讨论。

一年见面不超过一次的亲戚、安静的家族群以及躺在列表里,一年都没有一次联系的三姑六戚,要多陌生就有多陌生。

更直白一点说,在年轻人的眼里,那些通过一层比一层浅薄血缘构建起的亲戚关系网络价值,已经在日渐缺少往来的过程中被严重弱化了。

18 岁以下的被调查者 基本不怎么与亲戚联系 ;18 — 25 岁、26 — 30 岁的 90 后 年轻人大多数人只是 偶尔与亲戚有联系 。

30 — 40 岁的被调查者,超过 55% 的人平时与亲戚 偶尔联系 ,只有 30% 的人与亲戚 经常联系 ;40 — 50 岁的被调查者,66.67% 的人与亲戚 经常联系 ;50 岁以上的被调查者,有 50% 的人与亲戚 经常联系 。

而绝大多数的 90 后 及 00 后 的年轻人,家里如果没有事情就几乎不与亲戚联系。

首先,进入了现代化、开放性、高流动型的社会之后,中国人的社会资本网络结构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学缘而非血缘的同学关系、校友关系逐渐占据了社会关系的重要方面。

其次,互联网让 00 后 年轻人更加享受 人与网 的日常生活方式,而不是现实中的 人与人 的生活方式,传统的走亲访友这种方式,长辈们并没有 传递 给他们。

甚至可以说,互联网抢占了青年世代的时间、空间和心理,造成了青年世代潜意识里的交往惰性。

但如果以当下的生育环境看,从计划生育开始一胎化,绝大多数八零以后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最近的兄弟姐妹关系都是堂的和表的,这些亲戚从小就不生活在一起,远不如同学朋友亲,在缺少感情联系的背景下,这种血缘关系被经济社会的发展慢慢稀释。

他们和亲戚不熟,但是却知道拿亲戚的话题,去共情换的流量。在社交平台随意检索 亲戚 相关的视频,播放、互动都是十分给力。

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的生活方式也不再像过去农村那样,需要亲戚间互相报团来捍卫家族成员的利益了。

在过去,亲缘关系十分重要,扩大家庭会极力地维护一个大家族的血缘联系以提升整个家族的生存和发展能力,这一点我们从古代的大家氏族、宗族观念里看的十分清楚。

以前的农耕时代,春耕秋收都是最忙时候,亲戚们的协作互助可以极大提升效率。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老一辈们仍然坚持着维系亲戚以及邻里的关系,除了这是时代留下来的习惯以外,也是在为子女日后婚嫁攒人情。

在农村,婚丧嫁娶的这样的大事上,都需要亲戚邻里帮衬。同样的,对于以前的人而言,没有亲戚分担一些繁杂的琐事,这些场面的事就不能体面。

在这些基础上,逢年过节走亲戚,最主要的是对这一年互相帮扶的感谢,也可以说是联络感情。

原本的血缘联盟不告而破,我们年轻人就更难体会到上一辈人在那些纷杂的利益纠葛中同仇敌忾,团结一致的亲情了。

简单来说就是,主要是没有了工业社会,亲戚之间的互帮互助联系减少。不同时代不同的人际关系处理方式,这是社会的进步,大家也更独立自主了。

事实上,这也是迈向工业社会的标志,大宗族瓦解成小家庭,因为宗族并不能带来更多的利益关系。

高度的流动性,减弱了共同记忆的建构,许多从前朝夕相伴的亲戚关系,演变成了逢年过节匆匆相聚、节日一过各奔东西。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居住地的迁移从某种程度上导致人们对亲戚的需求开始淡化。

而情感依托依然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要素之一,于是在依托亲戚的情感减少的同时,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朝夕相处的门卫叔叔阿姨等日常生活中人关系可能正在变得更好。

最明显的是,在 90 后、00 后的成长过程中,建立在学缘关系上的同学校友,建立在地缘关系上的邻里朋友,取代了 不在场 的亲戚,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他们的情感需索。

过去质疑 80 后、90 的声音言犹在耳,认为 80 后 是迷失的一代、90 后 是垮掉的一代一般,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 80 后 90 后 大部分人早已成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和国家建设的生力军。

所以,所谓 00 后 断亲的一代 的说法,假以时日,等到他们成为家庭的核心纽带时,可能也会唤醒亲缘关系,成为家庭的核心守护者,承担起亲缘关系维系者的使命。

随着大学扩招、大批的乡村或者郊区建设成城区、农民进城后,由农村人口转入城市人口每年逐步升高后。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 90199 万人,占 63.89%;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 50979 万人,占 36.11%。

与 2010 年相比,城镇人口增加 23642 万人,乡村人口减少 16436 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上升 14.21 个百分点。

很显然,在城镇中的人们,需求大多数依赖于经济的发展,例如婚庆。如此一来,即便是同城,亲戚走动也会变少。

根据数据显示,2021 年我国独生子女已超过 2 亿,其中 90 后所占比例最大。到 2020 年,全国独生子女家庭总数已接近 2 亿户。

根据《结婚产业观察》整理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 年 1 季度共有 210.7 万对新人登记结婚,同比下降 1.17%。

综合来看,对于 90 后、00 后,甚至 10 后的年轻人来说,对亲戚需求的淡化,更多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过程。

即便是当下,在大部分年轻人的印象中,亲戚也只是一个彼此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